自动化集邮研究会

邮文撷粹

您当前位置:主页 > 邮文撷粹 >
起了个大早,赶了个晚集——我与自动化集邮
作者:郑福基   时间:2007-08-14
     可以说,我接触自动化邮政还是比较早的,一方面是近水楼台先得月,一方面是有了一种朦胧的意识,在哲学书里叫“自发”。
    《中国集邮报》在2000初报道西客站试用自动化邮票后,虽然错过了首日寄发的时机。但毕竟还是相当早就到那里了,很感谢《中国集邮报》的这篇文章,使我一开始就没有把电子邮票认作是邮政标签。我没有把预设的9种面值都买下来,看到中国邮票中没有从10分到100分齐全的,所以就花了五块五把十种面值给配齐了,期间多次还寄过实寄封。也有幸曾经亲眼所见有工作人员出售已经打印好的电子邮票,拿着一个信封出售常用面值,也算是一个见证人吧。可惜的是我打的电子邮票实在太少,真正寄出去的也没几个,还因为春节放假错过了与蓝电子相遇的美事。到现在已经错过了最佳的收藏时机了,我想我也许就只能拥有这么点电子邮票了。想来一次见到一人拿着一口袋的硬币在那里投着,要换做我,该是多爽的事哪~~
    “混合信函对邮人来说也是有特殊意义的。寄一个首日实寄封非常的具有意义。而且对很多收集首日封的人来说,他们又大多不上网,所以首日实寄封还有很高的经济价值,就看众人的眼光了。”这是10月31日投给集邮在线稿子中的一句话。而且我在次日也亲自跑了首日封。我带的是150元,我想怎么贵也不会超过100元吧,金山词霸不也就28元吗?(当时正在促销)。我先去了西客站自助邮局,再去和平门邮局。在和平门还差点被当成记者,服务员小姐今天来了好几拨了,都是问这件事的。她还用网络厅里的扫描仪把我带的报纸消息扫描了,说要上报领导。我还在这么一个上网极贵的地方(>6元/小时吧?)上了好大一会免费网,指着集邮在线上面报道的辽宁已经使用的信息给她看。但是仍然没有找到软件。我终于花费了若干小时才在建国门大街邮电局找到了软件。在寻找的过程中我一直想着回来怎么抢占学校机房的位置,或者索性到网吧里去,还想到给谁发信……营业员介绍要安装在电脑上才能使用等等,看来也是刚刚接受介绍而已。对于上网的人们来说,这还用吩咐吗?但是问一问价格,出乎我的是价格,486元!让我大跌眼镜,这个时候我想,要是天上掉下个500元该多好啊!我好象是低着头走出来的,一方面是垂头丧气,一方面想要是谁不小心把钱包掉到地上……
    好像是5月初的时候也正是自动化集邮联合会报名的时候。可惜那时正是人心惶惶之春,危急存亡之时,所以也就没有参加。要不得到一个比较小的号码,在签名档里写上“自动化集邮会×号会员”,好像也是荣耀的事情。
    很可惜的是这么好的机遇都给错过了。我自认为还是很有超前眼光的,而且是处于“自发”状态下就有这样的眼光,不禁有点洋洋自得了。不过总算那么一点自知之明,一是自己的口袋实在是蔫得可以,好像除了空气就没有别的了。二是昨天看到老邮迷有关27个品种的电子邮票,乃知邮识之浅薄,而讲究之繁复也。
    当得知2002年中国国际通信设备技术展览会展会消息已经晚了。当我无意中浏览到中国邮政网的时候,这时已经是10月31日了。次日我去,必须买一个25元的季卡才给制作三个封,亏大了。多亏软磨硬泡,才答应给4个。我想到前三天是随便给随便拿,从此发誓一定要多多关注信息。这次不是赶了个大早,而是睡过头啦。 (郑福基)

 

来源:信达天下

上一篇:自动化展品评审的思考
下一篇:没有了

相关推荐